快捷搜索:

新京报:年轻打工者说辞就辞 映衬出社会进步

原标题:年轻打工者说辞就辞,映衬出社会进步

90后的这一系列观念变化,既是群体自我实现意识提升的结果,也是产业升级、就业多元化的产物,体现出社会的进步。

“制衣厂月薪过万招工难”的话题,日前被顶上微博热搜。

据媒体报道,春节后,广州很多制衣厂遇“招工难”。一名工厂老板称,厂里最多曾有百名工人,现在不到30人,曾因人手不够延误了货期。“现在工人挑工作,有时候借口出去买瓶水,人就不见了。尤其是90后,想创业的心比较大,三点一线的生活难留人”。他认为,作为工人就业主体的90后对工作环境要求提高,加上“想创业的心比较大”,导致即使面对“平均月过万”的收入,三点一线的生活也很难留住90后,有些90后更是说辞就辞。

其实,春节返乡潮后,不只是广州,整个东南沿海的中小企业,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,都会上演不同程度的招工难。这里面有些客观因素,比如有中西部人口回流的因素。

随着产业迁移,一些内地的二线城市快速发展,因为离家乡更近,这些城市成为外出农民工的就业首选。像传统的劳动力大省安徽、湖北、四川等,近几年的人口流失状况已经明显得到改善。

除此之外,招工难背后反映出来的是90后与前辈截然不同的就业观。

由于成长环境更加优渥,加上接触外界信息的门槛更低,90后的打工者对就业质量的要求提高了很多,更憧憬白领那样体面的生活。流水线上的工作,相对单调枯燥,且和外界封闭没有社交,社会地位不够高,成长空间也极为有限,对打工者的吸引力自然会下降。

九十年代末的打工潮兴起时,南下珠三角进厂务工,在当时来看,是一种比务农更有出息更能挣钱的方式。不过今天的产业结构,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互联网等新经济模式的崛起,提供了更多的就业选择。

尤其是电子商务的兴起,也给90后提供了创业的选择。两年前董明珠一番“90后喜欢开网店是国家隐患,危害实体经济”的说法,曾引起广泛争议,抛开是非不论,它的确反映出新生代就业者越来越不安于现状的择业观,他们工作不只是为了钱,还希望被体面地认同。

所以整体来看,90后的这一系列观念变化,既是群体自我实现意识提升的结果,也是产业升级、就业多元化的产物,体现出社会的进步。

当然话说回来,90后在灵活择业的过程中,由于户籍制度的存在,他们作为外来务工人员或者说流动人口,自我实现的诉求还是存在天花板。

对他们来说,就业所在城市提供了繁多的糊口机会,但医疗、教育、社保等公共福利,还没有均等化地覆盖给他们。说辞职就辞职背后,其实也隐含了这一群体社会保障机制不够稳定的一面。

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了《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》,《意见》提到,要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,这意味着户籍坚冰的进一步破除。

眼下很多城市都在抢人,从事低端工种的90后,往往不是被争抢的对象,不过随着都市圈时代到来,外卖小哥也能在大城市轻松落户,享受本地市民同样的待遇,肉身回不了村、灵魂进不了城的局面,将成为历史。对于这种一体化的局面,90后们也有理由保持期待。

□熊志(媒体人)

责任编辑:张申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